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瓶邪】《旧照片》(一发完,原著向,甜)

甜!

碎碎九十三:

休息几天之后满血复活啦!!!!大声告诉我你还爱我!!让我看到还在的宝宝们!!!


一直想写一个这样的故事~~~话说想起吴邪上大学的时候是90年代后期,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含金量可是很高的,最后他选择去卖古董,也真的是个人才哈哈哈哈。


——————


《旧照片》








世间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这句有些文艺的话我已经记不得是从哪里看来的了,匆匆一瞥之后它被我记住,扔在了记忆宫殿的某一个房间,直到刚刚,它才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两个礼拜前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我爸打的,他说家里大扫除找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也没敢拆,干脆寄给我,让我自己拆。


雨村的交通很不便捷,只有邮政老大哥能送包裹进来,邮政的尿性不把东西寄丢就算他们赢了,今天才把东西送到我手上。


信封很厚,我捏了捏,手感告诉我里面应该是照片。我对这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东西很有抵触,加上这东西我完全没有印象,不愿意贸贸然的打开,谁知道里面是什么玩意的照片。 


还好闷油瓶今天没有去巡山,他老老实实的待在院子里喂鸡,我喊他进来陪我一起拆信封,看里面是什么照片。


我们排排坐在沙发上,准备拆的时候我一顿,突然记不起以前有没有找人偷拍过他,万一打开一看都是他的照片,那我多尴尬啊。


闷油瓶还在等我拆信封,我心说算了,尴尬就尴尬吧,一咬牙撕开了信封,把里面的照片一股脑的倒在茶几上。


倒出来的照片铺满了半个茶几,我才发现这是我在大学和同学们出去写生的时候所拍的照片。


当年用的还是胶卷相机,没办法自己拷贝回家,学期结束之后由班长统一拿去冲洗,然后寄到每一位同学的家里。那时候只有我没收到,一直以为这份照片寄丢了,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它又神奇的出现了。


我大学念的是建筑,严格来说是属于理工科的,不过为了保证学生画出来的建筑符合基本的审美,大学给我们开了一些基础的美术课,还组织我们写了一次生。


写生=旅游,二字出头的学生正是爱玩的年龄,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可以说走就走,很难得出去旅游一次的,所以到了景点之后哪有人真的画画,一下车就撒的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玩啊闹啊。


具体去的是什么地方我有点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一个建筑很有特色的小山村。九十年代没有背包客也没有污染,老乡们都很淳朴热情,因为知识水平比较低,他们对读书人很尊敬,有时候我们玩累了,随便敲响一家的门,就可以进去歇歇脚。


这可是二十岁的我啊,我翻看着照片,心中莫名感慨起来。那时候的我才刚刚张开,脑门上还残留着青春痘的痕迹,穿着学校当时很流行的条纹上衣,傻乎乎的冲着镜头摆出一个经典V字手势。


闷油瓶也随手拿了几张照片来看,我遇见他的时候已经在社会上混了两年了,虽然经常在他面前出丑露怯,总比大学时候来的精明。所以现在被他看到傻乎乎的自己,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也只是有一点而已,如果你和你对象之间也相差了一百多岁,那二十岁的你和三十岁的你,对对方来说根本没有区别。在闷油瓶身边混,要么就像个傻子,要么就得把自己培养成巨型捧哏,我已经习惯了。


算算时间,我在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身边的这个人正在海底墓探险,再朝前推就没法算了,岁数这个东西平时不算则已,仔细一算简直可怕。


每个人都会怀念自己二十岁的时候,要是搁几年前我是不敢看这样的照片的,现在还好,看的时候只有怀念,其他的东西我已经看淡了。


我很厚颜无耻的搂住闷油瓶的肩膀,逼他承认我跟二十岁的时候没什么两样,都一样帅。


闷油瓶在照片堆里翻出一张,很认真的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我,点头道:“确实没什么两样。”


我一看,他找出来的照片里,我一只脚踩在一块石头上,从表情上看正在唱歌,而且还陶醉其中,怎么看怎么傻逼。


而就在昨天,我洗澡的时候心血来潮,一只脚踩在马桶上吼了半天的歌。等终于唱完了,我从陶醉中回过神来,异常满足的一回头,这才惊恐的发现闷油瓶拿着一瓶新的洗发水站在门口,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了。


厕所演唱会是不需要观众的,我承认我脑子里闪过了杀人灭口的念头,不过只有几秒钟,很快我就认清了现实,认命的接过了他手里的洗发水,然后把门死死的锁了起来。


我想夺回那张照片,闷油瓶立刻伸长了手臂,告诉我他要把这张照片贴到墙上去。我让他想都不要想,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他会失去我好几个礼拜。


为了避免再被闷油瓶看到这样的照片,我把他撵去厨房做饭,这样等胖子回来我们就能直接开饭了。


他走之后我开始分类照片,这些照片是集体拍的,每个人都有几张单独照,更多的是大家在一起的照片,我把没有我的照片都挑了出去,只保留属于我的那份记忆。在这个过程中,我居然在照片里发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真的很不可思议,闷油瓶也在这些照片里。


照片是抓拍的,当时我和几个同学有说有笑的朝前走,而就在我的正前方不到三米的位置,闷油瓶迎面朝我们走来,照相机捕捉到了他的侧面。他穿着绿色涤纶的皱巴巴的衬衣,脚上则是村民经常穿的解放鞋,裤腿上还沾满了泥巴,就像一个本地土生土长的农村青年。


我们居然在那么早就正面相遇过,当时的我万万想不到,迎面走来的这个土的掉渣的男人,在我的未来里占了多么浓厚的一笔。


闷油瓶既然做这身打扮,说明他在当地住过一阵子,那个村子很小,说不定还有机会再拍到他,我连忙在照片堆里翻找起来,连边边角角都没放过。


最后拍到闷油瓶的照片一共有三张,除了那张迎面走来的,还有一张也是我和他同时出镜的。当时我们在玩村子里的水井,每个人依次拿着水桶做大力水手状。闷油瓶扛着一根扁担站在我后面,估计是在等我们玩够了走掉,他好打水。


最后一张几乎可以算是他的单人照了,照片里的他蹲在墙角,手里端着一碗饭,半碗米饭上面放着几块可怜巴巴的咸菜。快门按下去的一瞬间,他抬起头看向镜头。


应该是一个同学看中了那面墙上的爬墙虎,想在那里摆一个造型,没想到拍照的人构图不太好,他和当时蹲在墙角的闷油瓶各自占了照片的半边。


我把那个已经想不起来叫什么的同学剪掉了,只留下了闷油瓶的那半边。


照片上的闷油瓶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他会看向镜头应该只是条件反射,他知道这些傻乎乎的年轻人跟他毫无干系。我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曾经在一个小山村住过,八成是记不得了,就算记得,他也肯定没有发现曾经和我擦肩而过,毕竟当时的我实在太普通了。


快二十年过去了,闷油瓶还是能被一眼认出来,他的外表几乎没有变过,眼神更是如此。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皱纹或者痕迹,让人唏嘘。


正感慨着,闷油瓶从门口探出头来,问我中午想吃什么,我正盯着他碗里的咸菜看,随口道:“咸菜。”


闷油瓶点头,回到厨房忙活去了。


我把有闷油瓶的几张照片仔细的收好,挑了几张我自己拍的还不错的照片贴到了墙上。反正这里的墙也不值钱,我就在墙上贴了一些自己以前的摄影作品,因为我本人不爱拍照,所以人物照少得可怜。


这时候我才发现,在拍照技术如此便捷的今天,我完全没有和闷油瓶在一起拍过照片。我和他之间的合照,能找到的居然只有二十年前的那一张——他还穿着沾满泥巴的解放鞋。


我知道也许闷油瓶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可他的心和二十年前的不一样了,二十年前的他心中空空如也,但是现在,我至少敢说他心里开始有我了。


我跑到厨房找闷油瓶,给了他一个熊抱,他不明所以,还是回抱了我一下。我拿出手机调出拍照功能,对他道:“来,小哥,咱们自拍一个呗。”


闷油瓶看了一眼还在冒热气的蒸锅,问道:“在这里?”


“有生活气息嘛,来,看着镜头,笑一……算了,你就看着镜头吧。”我搂住他的肩膀,把美颜指数调到了三,对着镜头咧开了嘴。


快门按下去的一瞬间,闷油瓶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吧唧亲在了我的脸上,很是响亮。


“……你俩干啥呢,想秀恩爱回屋秀去,锅都溢了也不看着点。”胖子拎着一袋子干蘑菇,站在厨房门口表情复杂的看着我们俩,他走过来把煤气灶关了,掀开锅看了一眼,“咋,中午就吃这?蒸昨晚上剩下的米饭和咸菜?忒穷酸了点吧?”




晚上我把那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配上了那句十分文艺的话。


胖子随后跟帖,贴上了我们的午餐,配字:虽然有情饮水饱,中午还是吃肉好。


——————END——————————



评论

热度(1107)

  1. 老天使吃人不吐皮碎碎九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
  2. 雨村老张他老乡碎碎九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