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贴乌龟梗(情人节贺文)

背景:忘羡没羞没臊的婚后,互相很熟悉的老夫老妻,熟悉到汪叽有点丧失警惕心,被自家老婆活坑…

无聊。
魏无羡坐在床上打哈欠,身上仅一件薄布中衣,领口还拉开了一大半,锁骨上好几片红点。
这日子过得,简直要命。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背影,感觉自己可能跟错人了。
要说这摆明心迹后,两个人日子过得是非常滋润。魏无羡跟蓝忘机回家吃了顿家宴,觉得云深不知处太拘束,然后就把蓝忘机带走云游潇洒大半年。两人滋润的蜜月最后死在蓝启仁手里。他一纸家书传给蓝忘机,活活把两人压回云深不知处。
早就知道云深不知处没意思,没想到一年一年过去,现在是越来越没意思。这才刚回来多久,魏无羡就感觉自己快憋出病来。
云深不知处有多无聊,魏无羡能数出一本书来。鱼不能捞花不能摘,这不能摸那不能摸,小辈一见自己避之不及。魏无羡想试试如果不破规他能活多久,于是每天就只能跟驴子玩,跟兔子玩,最有意思的就是跟蓝忘机玩。
蓝忘机也很喜欢跟他玩,一玩玩到床上去,搞得这一片影响很不好。
这事可能让蓝启仁知道了,出于就不想让魏无羡痛快的居心,干脆命令蓝忘机大清早起来,去给一票小辈教书。蓝忘机本着不生事的原则应了,毕竟这要求并不过分。
这下好了,魏无羡所剩不多的小玩具又没了一个。
偏偏还是他最喜欢的一个。
魏无羡觉得这日子活不下去了。
这头,蓝忘机早就把自己收拾得一丝不苟,这会正伏着身子整理书架,把当年教书的物件重新取出来。听魏无羡一声接一声地叹气,便回头看了魏无羡一眼,正好和魏无羡对上。
魏无羡马上精神大振,从床上一把扑过去,被蓝忘机稳稳接住,道:“哎,蓝湛你知不知道,你养的兔子快把云深不知处的草啃光了。”
蓝忘机把他放下来,点头道:“知道。”
他当然知道了。含光君没下山,云深不知处的兔子全归本人养,每天一大早就去打理。兔子过得滋润,越生越多,也无怪云深不知处养不下了。
魏无羡装作忧愁道:“那怎么办,你叔父要看到云深不知处快被兔子淹了,会不会罚你抄家规啊。要不我帮你送点下山,给小孩子养着玩。”
蓝忘机淡道:“也可。”
魏无羡大喜:“好!我今天就下山送!”
蓝忘机面不改色:“你无通行玉牌。况我要去学堂,改日。”
忘了这茬!魏无羡一下蔫了,干脆盘腿坐下,哀叹道:“那不是又要无趣一天。”
蓝忘机拍拍他的肩膀,凑过去吻了他片刻,以示安抚。魏无羡食髓知味,干脆把他压下来又亲了半天,才满意地抿抿嘴唇放手了。一回头,突然看见桌上有一大叠宣纸,感觉分外熟悉。
魏无羡挑了一张摸了摸,哑然失笑道:“蓝湛,这不是你家默写的纸吗。”
想当年他在蓝启仁手下混,最头疼的就是默写。因为蓝启仁就喜欢搞默写,动不动就一叠宣纸发下来。错一个字,这篇文章抄十遍,两个字,二十遍!以此类推。魏无羡头次走山路掉沟里,狠狠吃了一次亏。之后,干脆自己带了张抄完的宣纸,默写时直接交上去。
万万没想到,蓝启仁把他交来的纸一摸,怒喊一句魏婴!然后一下课就把他摁去挨尺子了。
往事不堪回首。蓝忘机显然也记得这件事,微不可查地一笑,道:“是。你该熟悉的。”
魏无羡见蓝忘机笑,马上得意洋洋:“你打得那么用力,我当然熟,最后我还不是搞到了一样的纸,默写所向披靡啊。”
蓝忘机摇摇头,眼里却没多少责备,只回头去做自己的事。
当年是当年,今年是今年,这纸混了这么久,总该有点新用处。魏无羡突然有了个主意,眼睛一转,露出点笑,手脚利落地裁下一片纸,拈笔刷刷两下,满意地把大作吹干藏在袖子里。
回头,蓝湛正好拿背对着他,魏无羡把手往上一搭,身子移到蓝忘机面前,闭眼就吻。蓝忘机没防备,被他又重又深地亲了两口才放开,眼里都是疑惑。
魏无羡又在他抹额上亲了一下,装乖道:“二哥哥,你要早点回来啊,我一个人无聊死了。”
蓝忘机眸色一暗,把他摁倒在床上,两人又是如胶似漆地吻到了一处。魏无羡用手护着他背后的纸条,跟他亲完又絮絮了几句,最后很顺从地把蓝忘机送出门去。
看着蓝忘机抱着一堆东西走了,背后纸条欲飞不飞,魏无羡实在忍不住了,笑倒在地上喘气。
要完了!含光君一世英名,冰清玉洁形象要毁!魏无羡觉得不能错过这种一生一次的场面,马上又裁了一张纸,做成人样,随后附身其上,把真身留在静室,一路跟着蓝忘机远去。
他落在学堂外的桃花树上,蓝忘机没他飘得快,魏无羡等了一会才等来人。蓝忘机顶着一张如丧考妣的俊脸,进门把东西放下,直接道:“第三篇,错一字,一百遍。”
一百遍!魏无羡倒吸一口凉气。这蓝忘机,怎么跟蓝启仁越来越像了,而且比蓝启仁还狠,幸好他没落到他手里。
这怎么行,蓝忘机才而立多久就这么古板,小古板变老古板,魏无羡想想就毛骨悚然。
就心疼这些蓝氏小辈,本来以为蓝忘机能比蓝启仁好对付,听此言也不敢抱怨不敢不满,只能提笔开始写,都是同一个苦大仇深的表情。
埋头苦写时,魏无羡昏昏欲睡,终于听见了有人轻叫了一声,马上精神大振,放眼看去,果然,好戏来了!
有个坐侧面的小辈看到了蓝忘机背后的纸条,顿时脸上表情精彩万分,有不可思议有难掩笑颜,然后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宛如变脸。
蓝忘机马上回头,冷冷地看了那小辈一眼。小孩子也马上低头,装作笔掉了捡起来,把那声轻叫全归于掉了笔的惊慌。
魏无羡暗叹,姑苏蓝氏果然盛产人精,想想蓝思追那不动声色的笑都明白有多精。因为,很快又有其他人发现了,但竟无一丝骚动,每个人均强压情绪,低头写字,仅时不时抬头瞟一眼。
好不容易挨到下学,蓝忘机要去找蓝曦臣会谈。蓝忘机刚出门没多久,学堂里顿时笑成一片,压都压不住。魏无羡也笑得不行,从桃花树上跌落下去,顺风跟上了蓝忘机。
蓝忘机出了门,并没有直接去找蓝曦臣,反而往兔子海的方向走过去了。兔子见他过来,大多都依恋地蹭蹭他的鞋侧,有胆大的,就搭住他的腿,让蓝忘机低身抱起来,在他怀中享受片刻。蓝忘机很有耐心地哄兔子,轮流地抱了几只,其余地便开始闹个没完。魏无羡好奇他为何不离开,突然看见远方有一袅袅身姿靠近。
原来是在等人。
魏无羡看了一会,突然觉得不对劲,我靠,来的是个女的!而且看穿着,还是蓝氏本族女修。蓝忘机啊蓝忘机!
魏无羡不仅修道不走寻常路,而且谈恋爱也不走寻常路。他并没有生气,反倒是一阵窃喜。要说蓝忘机找情人,打死他都不信。他高兴,是因为抓到蓝忘机的把柄很不容易。
你出去私会女人!蓝湛,我要下山!魏无羡说瞎话搞目的一直是一把好手,从来都是蓝忘机克他,风水轮流转,蓝忘机也有绊脚的一天,真是活久见。
那女修似非常害怕蓝忘机,仅远远站住脚步,目光不定地看着被兔子疯狂簇拥的身影。蓝忘机轻轻把兔子放到一边,站起身,慢慢走近。两人便轻言细语地聊起来。
魏无羡怕蓝忘机发现,不敢靠太近,只能看见聊了几句后,女修给了他件油纸包的物件。蓝忘机似道了谢,引得女子一阵惊慌,连连回礼。于是两人又说了几句,蓝忘机似有意告别了,转身离开。
魏无羡马上集中精神,心里发笑。他等了半天,等的就是这一个转身!
果然,女子一眼就看见了蓝忘机的背,以及他背上魏无羡的杰作,似乎是整个人一抖,随即用袖掩面,后退了好几步。蓝忘机回头问了些什么,女子不言,马上退走了。放下袖边,似是满脸笑意难掩。
魏无羡躲在远处笑到捶地,我的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忘机啊蓝忘机!堂堂含光君,在女子眼中形象都毁了!幸好你不喜欢女人,不然之后如何啊!
蓝忘机在原地顿了一会,面不改色地回头走开。魏无羡被他的淡定笑到飞不起来,突然看见蓝忘机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顿时噤了笑,心里警铃大作。
完了,被看到了。
魏无羡正想现身承认错误,谁知,蓝忘机好似没看见他一般,又将目光收了回去,径直离开了。
魏无羡:“…”
这样子,到底是看到还是没看到?魏无羡探出头,看蓝忘机去的方向,大概就是去找蓝曦臣了。而蓝曦臣所闭关之处结界复杂,仅凭他一纸人身是绝无法跟进去的。况大约一算,这改进后的附身术时间极限也将至了。
最重要的是,蓝忘机大抵是看到他了,跟下去也没意思。
这么一想,魏无羡便飘飘乎回到静室,回归真身,趴在桌上等蓝湛回来的反应。
一等就是到天黑,魏无羡等得睡着。待醒来一看,蓝忘机已经回来坐在桌前。而桌上放的正是那一油包,上头贴着魏无羡的大作。
全在他面前了。
魏无羡把头发抓一抓坐起来,若无其事道:“蓝湛,回来了,我等你半天。”
蓝忘机不动声色,把那纸拿起来递给他,魏无羡接过来,端详一番,厚颜无耻地说:“画的很好啊!你是不是不喜欢乌龟,没关系,我以后给你画个别的,有要求一定满足。”
没错,纸上赫然是一只简笔画乌龟,头上还系了条抹额,一脸死人相。最有意思的,则是画的最下面,被魏无羡写了龙飞凤舞四个大字:魏氏所有!
正是这四个大字,才让今天看到这乌龟的所有人都强压笑意,不发一言,露出了很懂的表情。
夷陵老祖跟含光君,魏无羡跟蓝忘机,啧啧啧啧,不可说不可说!
蓝忘机不予置评,把纸反过来,给他看纸的背面,有大家都没看到的三个字。
魏无羡看了一眼,坦然道:“没错啊!心悦你,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说了好几次,你不是也说了。”
言语之坦白,脸皮之厚,不愧是无上至尊夷陵老祖。蓝忘机突然又笑了笑,把纸叠起来,抽出一本书,把魏无羡的大作珍重地夹在里面。魏无羡很喜欢看他笑起来的样子,不由得看得呆了:“蓝湛,你该多笑笑,你笑起来好看多了!”
蓝忘机不答他,低头拆开了油包。刚拆开,一阵清香便溢满静室,魏无羡眼睛一亮,喊道:“桂花饼!蓝湛!我太喜欢你了!”
蓝忘机似是一直在思考,闻此语,突然道:“魏婴,我们下山。”
魏无羡嘴里塞着一块饼,听着话一愣,马上应道:“…好!”
他自然明白蓝忘机这抉择的艰难,只是江湖如画,人亦如画。但若只困于画框里,便浪费了画的这份美意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让魏无羡再在这云深不知处住这,他自己都很难说自己会不会活活憋死!
魏无羡把饼咽下去,嘻嘻地笑道:“不过在此之前,蓝湛,我这么戏弄你,你怎么不罚我点什么啊,不然我这样,多没意思啊。”
蓝忘机眸色清亮,坐得一如既往地端正,手指却搭上了魏无羡的手腕,接道:“怎么罚。”
魏无羡马上凑过去,带着桂花香亲了他一口,低声道:“是我该请教你。”
蓝忘机道:“你说的,有要求,一定满足。”
于是亲在一处,难解难分。不过是二人间寻常一日罢了。

ps:第二天,蓝启仁找上门来,发现静室门口贴了个条:我们又私奔了!
完啦!侄子(?)跟着又小妖精跑了!
迟到的情人节快乐,最近有点不好过,所以一旦对文有什么意见建议,请马上告诉我!笔芯!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