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天梯

喜欢…(´°̥̥̥̥̥̥̥̥ω°̥̥̥̥̥̥̥̥`)喜欢你啊!

金鱼饼:

18.




一般都是工作人员在打理蓝忘机的微博,真正由他亲手发出来的内容并不是很多。这次直接录制了一个一分钟左右的视频。视频里的蓝忘机穿着很随意的居家服,看得出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没有刻意找角度,就随便把手机放在了某个地方。




魏无羡忙着拍戏,等到收工了温情才把手机递给他让他看这条微博。




“一大早就接到了不少电话,希望这次回应过后,不会再有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蓝忘机说话到时候还听得出嗓子有点哑,“我在拍摄新戏的过程中生病,魏无羡出于对朋友的关心照顾在我家留宿一晚。没想到引来了大家这么多的猜测,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工作和生活。对此,我很抱歉。最后,魏无羡是个很敬业也很专业的演员,能和他合作我觉得很开心。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艺人的作品上。”




看完了以后魏无羡还握着手机发呆。




这段话,不仅把魏无羡塑造成了一个关心朋友的仗义形象,还大大赞扬了他的职业素养。既解释了魏无羡出现在蓝忘机家的原因,又委婉批评了网上所谓的“蹭热度倒贴”言论。蓝忘机这个人啊,护起短来也是很可怕的嘛。




“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温情问他,“蓝忘机平时从来不理这些新闻的。”魏无羡笑了一下说:“是他人好,不是我俩关系好。”




坐在车上,魏无羡手撑着下巴看向窗外,行道树往后退,路灯的光随车身移动而有些让人眼花。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发现已经到楼下了。




回到家里,他倒在床上发呆。手机响了一声,来电的是蓝忘机。




“喂?”魏无羡就躺在床上接了这个电话。“今天的事,不好意思。”蓝忘机的声音听起来比那个视频里好多了。“没事,这又不能怪你。”魏无羡翻了个身,扯了个枕头垫在下巴下面,趴着讲电话。




沉默了一会儿,蓝忘机才又说:“你的衣服在我这里,没拿走。”魏无羡都忘了这事儿了:“两件衣服而已,没事,放你那里吧。不然你就快递给我。这几天我们还是别见面比较好。本来没什么事,说多了也就有事了。到时候你录一个小时视频解释也说不清。”




苹果跳上魏无羡的床,对着他叫了一声。魏无羡用手指戳了戳它的鼻尖。




“其实,并不是没事。”蓝忘机说。




“啊?你刚刚说什么?”魏无羡把苹果赶下了床,“刚刚惹了一下猫,脾气挺大的,一爪子挠过来把我手机给打掉了。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你把地址给我,明天我寄给你。就这样吧,晚安。”蓝忘机甚至没听魏无羡说再见就挂掉了电话,说完以后半是懊恼半是气闷地抬起胳膊反手捂住了眼睛。




魏无羡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蓝忘机已经挂断了电话,怎么了这是?






两个人各自忙着拍戏,很长时间没再联系。《魔道祖师》这部戏预计暑期播放,再过一阵子就要进入宣传期了。魏无羡这晚看到官博发出的电视剧预告才想起自己很久没见到蓝忘机了。




这是第一版预告,总共四分钟,基本上放的都是比较大的场面,有血洗不夜天还有射日之征。下面的评论基本上都是表示期待。让魏无羡开心的是多数人觉得他演技不错。本身翻拍经典的压力就很大,如果大家再都不看好的话,那他就更郁闷了。




发微博的宣传语是工作人员早就想好了的,他只需要照搬上去就行了。转发了过后看到蓝忘机在他发微博的前一分钟也转发了微博。他点开蓝忘机的头像进入他的微博主页,发现上一条还是那个做回应的视频。






转眼到了六月份,魏无羡的新戏也拍完了。这种题材的片子本身拍摄周期就不算长。杀青宴上魏无羡特地感谢了一下叫他做陶的那位老师。




时隔三个月,蓝忘机和魏无羡再度见面。




魏无羡比之前瘦了不少,之前在网上看到粉丝拍的照片时蓝忘机就有这种感觉了,看到真人只觉得心疼。魏无羡不是和温情来的,身边是另外一个男的,略微比魏无羡高一点。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魏无羡伸手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




绵绵问他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蓝忘机站了一会儿,结果魏无羡还是没看过来,他便说:“先去休息室吧。”绵绵点点头,跟着他往休息室走。




因为人气的提升,加上温情的工作越来越忙,所以云梦专门给魏无羡安排了个助理。助理是温情的弟弟,叫温宁,性格挺不错的,又肯吃苦从来不抱怨。魏无羡老说温宁跟着自己就像是《魔道祖师》里面鬼将军跟着夷陵老祖似的。




今天的发布会就是温宁陪着魏无羡来的。




两个人进了休息室,魏无羡才发现蓝忘机已经来了。好久不见,平时也没怎么联系,魏无羡还想了一下怎么打招呼比较合适。




“好久不见啊。”他说。




蓝忘机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温宁最后只是应了一声:“嗯。”




这态度,一脸不想和自己说话的感觉。魏无羡拉了张凳子坐下,又让温宁也坐下。休息室里谁也没说话,都在低头玩手机。




隔了好久,温宁忽然凑过去对魏无羡说:“你东西还在车上,没拿。”魏无羡转头看了蓝忘机一眼,见那人没有看过来的意思,就对温宁说:“你帮我拿一下吧。拿的时候小心点,别碰着了。”温宁点了点头,出了休息室。




绵绵见温宁出去了,没多久也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了。




休息室里只剩下蓝忘机和魏无羡两个人。像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的幼稚游戏,都不说话,都不动。




最后还是魏无羡败下阵来,他往后一靠,贴着身后的椅背:“你今儿怎么了?为什么对我爱搭不理的?”




“没有的事。”蓝忘机放下手机,和魏无羡对视。




“明明就有。你说吧,这么长时间没见着我,不想我就算了,现在人就在你面前,你还一直玩儿手机。”魏无羡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人敲门。




是温宁,他手上抱着个盒子,然后递给了魏无羡。魏无羡拿了盒子让他出去玩会儿,温宁点了点头又退出去。




“我还给你带了礼物。”魏无羡把盒子递给蓝忘机,“快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蓝忘机伸手解了上面的缎带,然后揭开,里面装着个杯子。




“我之前那部戏不是演的做陶的么,顺便学了点儿。这已经是最高水平了,再好也做不出了。喜欢么?”




说是笔筒也有人信,连个把儿都没有。不过一想到这是魏无羡亲手做的,蓝忘机怎么也不觉得难看。相反,越看越觉得好看。




“谢谢。”蓝忘机说。




魏无羡又问了一遍:“喜欢么?”




蓝忘机盯着魏无羡的眼睛,手指轻轻抚了两下杯子,轻声说:“喜欢。”











评论

热度(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