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忘羡] 魏无羡别瞎搞 3 (校园-身体互换梗)

藏锋。:

决定做点调整加上些细节于是3就重写啦。现在更新的3是新的内容。


食用说明 : 目前身体互换了的 :


魏无羡-蓝忘机  
江澄-蓝曦臣


————————————————


转入秋季,不知不觉的,人也困倦了许多,江澄就常说魏无羡这种人是需要冬眠的。他说得一点也不差,天凉之后人不愿意从被窝里起来,魏无羡就是这样。


等到魏无羡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魏无羡狠狠揉了一把头发,又糟蹋了一会儿蓝湛那张俊雅的脸,总算是把自己揉得清醒了些。然后他才想起今日和蓝湛说好了十点之后等蓝湛上课出来,要一起在学校综合楼前碰个面,然后去一趟校外。


两人换了身体之后麻烦挺多,他们现在听课只能按着对方课表的去上。比如有些魏无羡要上的课,蓝湛并不用上。但蓝湛和魏无羡互换了身体,就得蓝湛露面,替魏无羡去把那节课给听了。就像今天一样,魏无羡在蓝湛宿舍里呼呼大睡,而蓝湛得跑去替魏无羡签到上课。


晚起的魏无羡匆匆洗漱完毕,心想该不会让蓝湛等了很久吧,之后摸了件外套就急急跑出了门。


到了综合楼前,蓝湛已经在那儿站着等了。见到魏无羡后蓝湛没有责备他迟到,也没有一句怨言,反倒是拉开外套,从怀里拿出个装满了牛奶的瓶子递给他。魏无羡接过握在手里,杯壁还是温温暖暖的,看来蓝湛应该提前给他热过。


“蓝湛,谢谢啊。”魏无羡打开盖子喝了一小口,唇边立刻沾上了白白的奶圈,“每次都麻烦你给我带早餐,真是对不住。”


蓝湛看他一眼,心想自己的脸上竟然也会有沾上牛奶的时候,轻轻摇了摇头道 : “不用和我说谢谢。”然后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他,“你以前也送过东西给我吃的。”


当时还是高三下学期没开学多久,蓝湛在上课时不知怎的头慢慢就低了下去。魏无羡有意无意瞥一眼过去正好看到,心里还纳了闷,怎么一向认真听课的蓝湛居然在课上睡着了。结果课间时他下位置去看,才发现蓝湛脸色很差,整个人和一只学校门口刚出烤炉的红薯似的,烫得吓人。蓝湛这哪是困得睡着,根本就是烧晕了头。魏无羡当机立断让江澄去找蓝曦臣,然后自己写了张假条交给班主任,拉起蓝湛就往医院里赶。


那时魏无羡他们学校离医院还有些距离,魏无羡在校门口拦了五分钟的车,没有一辆停下,他就背着蓝湛一路小跑去医院。等到给蓝湛挂上点滴,魏无羡整个人都出了一身汗。同样是冬天,出汗的魏无羡背后受了凉,一时间忍不住喷嚏连连。


突然床上的蓝湛眼睫颤了颤,魏无羡忙憋住喷嚏生怕惊扰了他。然而蓝湛还是醒了过来,茫然地望了望天花板问道 : “......这是哪?”


“我家。”魏无羡胡说八道,“你上课睡着,被我弄回家里当我的小媳妇儿了。”


蓝湛眉尖抽了抽,魏无羡又道 : “骗你的,这里是医院。你发烧了,我先带你过来,让江澄去告诉你哥了,可能他一会儿就过来看你了。”


蓝湛沉默了一会儿,垂下眼帘,半张脸埋进被子里闷闷地说 : “不会来的。”


“什么?”魏无羡没听清。


“不会来的。”蓝湛又重复了一遍,“哥哥三天前就没来学校了。”


“怎么回事?”魏无羡讶异。


蓝湛恹恹地缩在被子里道 : “母亲......去世了。父亲病重,哥哥要去照看他。家里,早就回不去了。”


这话如一道惊雷,劈得魏无羡半天说不出话来。


原来,蓝湛他母亲一向身体不好,在病榻上缠绵几年,一周前撒手去了,蓝湛父亲遭此重击后突然病倒。有几个早年就结下梁子的仇家得知消息后趁火打劫上门闹事,一个姓温的仇家天天在蓝湛家门口堵着,他的家里早就已经不能住人了。这些天蓝湛不仅要上课,还得去医院照顾父亲,劳碌一天后无家可归,只得随便在街角挨过一夜。


气氛凝重,魏无羡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能说什么。两人沉默间,他无意瞥见,蓝湛玉一般的面颊上划过几粒水珠。从前蓝湛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平素性格强势,好似怎么样都不能让他脸上生些波澜。打死魏无羡都想不到,蓝湛居然哭了。


魏无羡手足无措,慌乱起来。他最怕见到眼泪,若是女孩子哭了,他还会插科打诨逗一逗,可现在一个男孩子,还是蓝湛这样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人哭了,他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伸手拍拍蓝湛的被子。


拍了半晌,蓝湛从被子里伸出头来,露出整张脸,但闭起了眼。魏无羡等了一阵,不见蓝湛有任何反应,便替他掖掖被子,自己知趣地准备出病房。


“谢谢。”魏无羡起身的时候,蓝湛低低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之前的蓝湛极少对魏无羡有过好脸色,他从来都是严肃正经的,主动对魏无羡说话的时候大多就是要扣他的操行分,或是魏无羡又违反什么纪律了。现在蓝湛的这一声谢,险些让魏无羡觉得自己刚刚是出现了幻觉。魏无羡回头看了蓝湛一眼,发现他还是刚刚躺着闭眼的样子,于是魏无羡回道 : “谢什么谢,我最听不得别人和我道谢了。你先躺着,我去给你买吃的。”


蓝湛之前趴在他背上,脑子还混混沌沌的时候,曾经呢喃过想喝粥。魏无羡揣着蓝湛那声谢谢,一个人高高兴兴走街串巷地跑了好几家店,终于买到还温热着的瘦肉粥。他脱下校服外套把粥裹了一层又一层,小心地揣在怀里带回来给蓝湛。


后来几天,魏无羡干脆就死缠烂打地强行拉着蓝湛住进了自己家里。魏无羡的母亲尤其照顾蓝湛,一连炖了好几日的排骨汤。每晚魏无羡拉着蓝湛回来,两人的饭碗里总有一只很大的鸭腿。


蓝湛身体素质不错,病好得也很快,在医院打了点滴后烧就退了。倒是魏无羡,背蓝湛去医院时出了一身汗,加之受凉,于是也发了一天低烧。蓝湛当时看着他,眼神有些欲言又止的意味。


“你看你和我同床共枕,把我也给传染了。”魏无羡偷偷藏起温度计来和他道 : “嘘,别告诉我妈,她知道了又得操心。”


可魏无羡当时只给蓝湛送过了一次瘦肉粥。蓝湛现每天早上只要会和魏无羡见面,他都会给魏无羡准备一些喝的。有时是咖啡,有时是牛奶。甚至之前课少的时候,还带过好几次早餐给魏无羡。大约是因为他知道,魏无羡总忘记吃早餐。


魏无羡手里捧着那瓶牛奶,偷偷瞥一眼蓝湛的侧脸。他今天穿了一件米白色的毛衣——魏无羡为数不多淡色的衣服,外面还有一件深色的毛呢外套。因为蓝湛平日里表情太过淡漠,看起来总给人不易接近的感觉。魏无羡从自己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有点自恋地觉得,其实自己这幅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也挺帅。


魏无羡享受着蓝湛的这一份早餐,餍足之余有点无理取闹地想,要是以后蓝湛都能给他送早餐,那该有多好啊。


呸,他又不是蓝湛女朋友,人家凭什么义务天天给他送早餐。魏无羡心底直骂自己这想法怎么这么不要脸。


——TBC.

评论

热度(100)

  1. 蓝羽逸藏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