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不要随便捡小孩回家(6)

温宁很紧张:“没事吧公子?”
魏无羡痛心疾首:“有事!大事!出人命的那种,懂不懂?”
温宁顿时很紧张:“如何?那公子你要不要回去。”
魏无羡心虚,不敢回头,只好一直叹气:“这还怎么回去,小古板估计气死了…算了算了,还是回去窝狗窝比较实在!”
温宁天真地说:“狗窝?公子你不怕狗了?”
魏无羡被噎了一下,道:“…温宁,你真聪明。”
这下倒好,摸到了玉,心里也踏实不下来,魏无羡抱着自己的破毯子滚了两下,感觉到自己在短短几十秒内已经跟蓝湛家的软床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不仅如此,还有点相见恨晚的意味,一秒不见如隔三秋。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魏无羡从地上坐起来,懊恼地抓抓头发。
怎么就让蓝忘机看到了,他还想着要吃蓝湛家的早餐来着,就蓝忘机的手艺,都不知道有多好吃。
魏无羡垂头丧气,开始自我安慰:蓝湛这人就这样,就这事,应该也不能太气…到时候问起来,就说我不知道,从来没干过。反正大晚上的,我还一身黑,万一蓝湛没看清楚呢!
这么一想,魏无羡马上破罐子破摔,跟温宁说了几句,跳起来又跑回蓝湛家去,在楼下扒着看。
蓝湛房窗暗了。魏无羡赶紧上去摸了摸水管,发现自己有点不高兴:蓝湛原来根本不担心他。
人就是被自己贱死的。魏无羡闭眼暗骂,开始爬水管。他本来就跟蓝湛什么关系都没有,蓝湛肯收留他就已经够大方了,他还想怎样!
回房间的时候,魏无羡特地安静地听了会。蓝湛窗帘拉的死严,房间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魏无羡头疼地想:这蓝湛到底是看着了,还是没看着啊。
窗户还是开着,魏无羡偷偷摸摸地从窗户跳进去,换上蓝湛家的睡衣,一梦到天亮。
隔天早上,魏无羡迷迷糊糊被推醒了,睁眼一看,蓝湛穿的一本正经,见他醒了,道:“魏婴。”
魏无羡反应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在哪,应句:啊。然后翻个身继续睡。
还没睡着呢,蓝湛又来推了:“魏婴。”
魏无羡闭着眼睛说:“嗯。”
蓝忘机:“醒醒。”
魏无羡:“几点了?”
蓝忘机:“七点,我要出门了。”
魏无羡更不想醒了:“这么早!二哥哥再见。”
蓝忘机沉默一会,又用力推了推他:“…起来吃早餐。”
魏无羡又一次被推醒了,顿时很不高兴,回手准确地抓住蓝忘机的手,拿过来咬了一下,压在脸下:“起不来!”
蓝忘机:“…………”
魏无羡不动如山,朦朦胧胧感觉蓝湛愣了半天才把手抽走,然后终于听到了关门的声音,舒服地叹了口气,继续睡觉。
蓝曦臣和蓝忘机一起上的高数,感觉很不对,蓝湛今天怎么懵懵的,更不说话了。
蓝曦臣作为兄长,很关心蓝忘机:“怎么了?”
蓝忘机看起来很镇定:“无事。”
蓝曦臣从小到大,听蓝忘机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无事:“……无事就好。”
魏无羡一觉睡到十点多。回笼觉睡得很好,起来心情自然也好,摸摸索索开门出去,发现蓝忘机家就他一个人,桌上有留东西给他吃。魏无羡起来先摸进浴室,蓝忘机东西备得很全,崭新地叠在洗手池上。
魏无羡洗脸刷牙,心里美滋滋的:蓝湛好像没发现自己偷溜了。而且昨晚还一副嫌弃他的样子,还给他搞得跟一家人一样,这口是心非的劲!
魏无羡把牙刷放好,毛巾往架子上一扔,出去吃饭。
蓝忘机给他备了粥,魏无羡掀开盖尝了一口,皱了一下眉,很好吃,就是凉。魏无羡看了看桌子,蓝忘机还给他留了字条,叫魏无羡把粥放进微波炉转一分钟。
魏无羡莫名其妙,微波炉?那是什么东西?
字条是用繁体写的,顶格写了两个魏无羡不懂的字又划掉,重新写魏婴,最后还写了姓名日期,俨然一副正经书信的格式。魏无羡拿着字条很想笑:蓝忘机这老派作风,谁能看出他这么年轻,现在是小古板,长大就是老古板,我的妈啊哈哈哈!
想想蓝湛以后老了,留着山羊须,一大早还起来打太极的画面,魏无羡把纸条一放,不禁拍桌狂笑,太贴切了!
正当魏无羡笑得昏天地暗之际,家门被打开了。蓝湛提着个袋子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盯着魏无羡看。魏无羡差点被自己的笑活活噎死,赶紧迎上去道:“蓝湛,你回来啦!”
蓝湛点点头,转身换鞋:“嗯。”
魏无羡把他手里的袋子接过来,道:“你买了什么啊,我看看。…萝卜土豆鱼,我的天,蓝湛,你也太贤惠了,谁娶了你一定很享福。”
蓝湛无视他的调戏,径直把袋子拿走,一路提到厨房去。路过餐桌时看见魏无羡那碗凉粥,伸手摸了摸,皱眉道:“冷了。”
魏无羡凑过来,讨好道:“我起晚了。不过没关系,还是很好吃。”
蓝忘机道:“我留了字条,叫你热热再吃。”
魏无羡道:“蓝湛,我不知道微波炉是什么,再说了,我也不会用啊。”
蓝忘机沉默,低头像反省一般闷了半晌,顺势把粥也端走了:“是我考虑不周,凉了就别吃了。”
魏无羡见粥没了,以为自己做错事,顿时嚷道:“蓝湛你!别端走啊,我还没吃呢,一会回去多饿啊!”
蓝湛回头,语气隐隐有些不解:“我很快做中饭了。”
魏无羡眼睛一亮,又突然暗下来,道:“中饭啊…不行,我要回去了。”

ps: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写的不好,实在是感谢阅读!这是个大长篇,有多长啊,不知道,我还在改大纲…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