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不要随便捡小孩回家(7)

没人说话。魏无羡忍不住抬头看看,猝不及防跟蓝湛对上了眼。天地良心,蓝湛怎么看起来更不高兴了,看这一声不吭瞪人的劲,好像还有点生气。
蓝忘机还是不说话,场面一度很尴尬。魏无羡赶紧卖可爱,道:“蓝湛你舍不得我啊。没关系蓝湛,蓝二哥哥,我可喜欢你了!就是做客做够了,我也得回家。”
蓝湛脸色略微缓和了点,才道:“如此,便留下来吃午饭。”顿了顿,接道:“吃完再走,我送你。”
魏无羡见况,点点头道:“好。”
言毕,蓝湛便去忙自己的事。他把菜放好,第一件事是去客房看看魏无羡睡的床。
果不其然,一片狼藉。
枕头躺在地上,被子在床尾包成一团,被单被掀起来一半,跟昨晚他走之前简直天差地别。
蓝忘机:“…”
魏无羡没事干也跟在他旁边,见蓝忘机顿在原地,顺势也把头探进来看了看,道:“蓝湛你看什么呢,床有什么好看…哎。这个,啊这个啊,是我来不及!我本来要收拾的。”
蓝忘机不置可否,开始动手收床铺。魏无羡感觉自己帮不上忙,干脆在旁边插着手,看蓝忘机把床一丝不苟地铺好。
客房看完了,蓝忘机又到浴室看了看。魏无羡的牙刷倒是放好了,跟蓝忘机的牙刷摆得一样齐。但是抬头一看,蓝忘机的毛巾整整齐齐地挂在毛巾架上,魏无羡的毛巾湿漉漉地躺在架子顶,一副我就这样爱咋咋地的样子,还在滴水。
蓝忘机低头去看魏无羡。
魏无羡:“…………蓝湛!我可以解释的!”

等蓝湛端出菜来,魏无羡已经快饿跪了,偏偏想催也催不得,毕竟之前蓝湛全在收拾他惹下的烂摊子。两人相对而坐,魏无羡扒了几口饭,想问问蓝湛到底看没看见他爬水管,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欲言又止,只好继续扒饭。
吃了一会,蓝湛居然先开口了:“你挑食?”
魏无羡没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一直在夹土豆吃,一盘萝卜连碰都不碰,赶紧道:“没有没有,我都吃的。”
魏无羡马上夹了几块萝卜放到碗里,接着埋头吃土豆。
蓝忘机也没再说话,于是蓝冰箱继续卡门,又冷又硬。魏无羡感觉自己再不问就要被憋死了,犹豫道:“蓝湛,昨晚你…”
蓝忘机抬头看了他一眼,把嘴里的菜咽下,这才道:“我看到了。”
果然吗!魏无羡把筷子一放,人生第一次觉得很尴尬。蓝忘机讲话没情绪,魏无羡也摸不清他是什么态度,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蓝忘机低头继续吃饭,魏无羡默了一会,把筷子捡起来戳米,正想着要怎么办。突然听见蓝忘机淡道:“你不愿意闷着,我不勉强。只是那么晚,不要一个人在外头,爬水管也很危险。”
听起来好像没生气,魏无羡下意识接道:“有人陪我。”
蓝忘机有点诧异,道:“谁?”都那么晚了。
魏无羡这才察觉到自己失言,赶紧摇头道:“没,我是说,也想很有人陪我啊——你这么早就回房睡觉,我无聊死了!”
蓝忘机道:“你去哪里了?”
魏无羡厚颜无耻,道:“我回去拿东西。还不是你,拐卖儿童把我抓过来,害我什么都忘了带。要说我半夜出去,也有你一半责任!”
蓝忘机道:“我明明叫你回去。”
魏无羡道:“你明明是说带我回去。哇蓝湛,你怎么能断章取义,不负责任。”
蓝忘机道:“胡闹。”
魏无羡又很想笑:“我哪有胡闹,你敢说你没说这句吗。”
蓝忘机一板一眼道:“我说了这句,但是后来也叫你回去。”
魏无羡继续胡扯:“啧啧啧,蓝湛你看看你,一会这样一会又不要,出尔反尔,坏到骨子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蓝湛你这样,简直枉为君子。”
明明是魏无羡的不对,被他胡搅蛮缠一通,反倒成了蓝忘机的错!
蓝忘机对付不了他,又不能拿他如何,斥道:“魏婴!”
魏无羡就想看他生气,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闹了好一会,两人才总算能好好说几句话,魏无羡也终于能安下心来吃饭,顿觉萝卜也好吃些了。蓝忘机做菜很有特点,和他本人一样,都特别淡。偏偏魏无羡又是个重口,好吃是好吃,但是越吃越想念辣椒。
想想也没法,总不能抱怨蓝忘机。
蓝忘机问道:“你去取了什么?”
魏无羡犹豫了片刻,又觉得给蓝忘机看看也没什么关系,便把玉掏出来,递给蓝忘机道:“我去拿这个玉牌,从小跟我到大的,没它睡不着。”
玉牌并不太大,大致能在掌心握住。牌的两面刻满了符文,侧面则是卷云纹路,非常精致。蓝忘机接过玉牌,大致扫了几眼,又细细端详了一阵,表情有点奇怪。
魏无羡疑惑道:“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
蓝忘机道:“这个纹路,和蓝家的家纹有点像。”
魏无羡有点诧异:“厉害了,你家还有家纹????这个,巧合吧?卷云纹还是挺常见的。”
蓝忘机把玉牌还给他,道:“我想也是。”
魏无羡把玉收好,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道:“我吃饱了!蓝湛你做菜真好吃,如果能再辣点就好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真真是贤惠!”
说完,魏无羡这才发现蓝忘机饭几乎都没吃:“蓝湛,你怎么都不吃啊,自家饭菜吃腻了?”
蓝忘机道:“食不语。”
敢情都在陪他聊天。魏无羡无奈道:“这么死心眼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下菜都凉了,微波炉是哪个,热一下?”
蓝忘机点点头,把菜又端进厨房。魏无羡第一次见高科技,不停绕着微波炉看,非常新奇:“就这个啊,看起来不难啊。蓝湛你教我用用!”
蓝忘机道:“好。”
这种东西操作确实不难,魏无羡人又聪明,大概记了记便懂了。菜在里头打转,魏无羡在外头扒着到处找火:“蓝湛,这里头怎么没火星啊,怎么热菜,是不是坏了?”
蓝忘机一把把他抓回身侧,道:“没有,不要靠太近。”
话音刚落,微波炉就把菜热好了,蓝忘机把它端回桌子。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身侧,感觉被刷新了世界观:“这就好了??”
蓝忘机点点头。魏无羡顿时很得意:“这么简单!我还以为多难呢,以后我自己也可以用!”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讪笑了一下。这一别,天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他一流浪儿童,去哪用微波炉啊。

蓝忘机把他送回莲花街。一夜不见如隔三秋,魏无羡让蓝湛送了一会,回身向蓝湛摆摆手,笑道:“这就行了,那条狗好像跟那小孩回去了,我走啦!”
“魏婴。”蓝忘机喊住他,问道:“那你住哪?”
魏无羡莫名其妙:“房顶啊,不是告诉你了,干嘛,怕我骗你。”说着,遥遥一指,道:“就那栋房顶,有事可以找我!”
说完,魏无羡苦笑着想,蓝湛一有钱人,能找小流浪汉有什么事啊。
蓝忘机看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好。”
魏无羡眼睛一亮,笑得张扬道:“那就好!”

ps:温宁小天使:我一个一千瓦的大灯泡,居然看不见我,岂有此理(x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