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不要随便捡小孩回家(2)

魏无羡躲在墙角,心里暗暗喊苦。这么多天了,那姐控为什么还不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芳心暗许他呢。天天追着他跑就算了,最气的是,还非得带着狗!他才躲了没一会,少年的叫骂声又来了,魏无羡实在不耐烦,干脆翻身上墙,坐在上头等他。
少年横冲直撞,一路追到他面前,怒喊道:“你给我下来!”
魏无羡反道:“你上来啊。你这么本事,那我们上来聊。”
江澄被挑衅更怒了,一挽袖口就要攀上。结果墙太高,人太小,本事不够,他上不去,硬爬了两阶又撑不住摔下来。反倒狼狈至极,丢尽了脸面。
他自尊心好胜心极强,被这么戏耍,又是一阵气急败坏,却只能在下头直兜圈子,痛骂魏无羡祖宗十八代。
魏无羡不记得爹也不记得娘,对他的话完全没有代入感,笑盈盈地坐在那听他骂。江澄再气再急,也不过是个几余岁的孩子,脏话储备量根本不够。而魏无羡当小叫花子从小被骂到大,一身铜墙铁壁,更是无感了。任江澄东西南北乱打乱骂,只顾坐在上天不动如山,甚至还打了个哈欠,懒懒地看着他。
而这头,蓝忘机循叫骂声一路找来,好不容易找着了魏无羡,看到的却是这番画面,于是止步,不再向前。江澄气得快疯,回手一哨,顿时狗吠声由远及近,只逼魏无羡而来。
江澄大声道:“妃妃!!咬他!”
魏无羡马上站了起来:“你不要脸你叫狗!为什么要给狼狗取这个名字!就不能同一生物单独沟通吗!”
江澄置若罔闻,使唤道:“妃妃!跳过去!”
被叫做妃妃的小狼狗飞身一跃,结果直直撞上了墙,一阵委屈,夹着尾巴对主人呜呜撒娇。因为墙太高,小狗的弹跳力不足,无法越过。
但这离墙头不到半米的狗嘴,也足以将魏无羡吓得魂飞魄散了。
魏无羡指着江澄大骂道:“你他妈放狗!不跟你玩了,再见!”
说完,赶紧跳下了墙头另一面。蓝忘机看他骂脏时年纪轻轻,态度之潇洒,神色之自然,俨然一副混混头子的模样,不禁皱眉摇了摇头,也转身欲走。
江澄恨铁不成钢:“笨狗!你这是什么样子!给我跳过去!”
小狼狗被家里宠的无法无天,哼哼唧唧装死。
江澄气到手足无措,跺了两下脚,突然蹲下身子,把狗抱起来,径直扔上了墙。他本年幼,此时居然暴出这么大气力,着实令人震惊。那狗猝不及防,在墙头上用力一攀,乱爬一气,居然堪堪攀上了墙头,一路直向墙的另一侧!
魏无羡此时正躲在墙头另一侧躲晦气,叼着他的笛子无所事事。突然看见狼狗从天而降,噗地摔在自己跟前,顿时目瞪口呆,愣在那里不动了。
“汪呜…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滚开!!!!!!!”魏无羡凄厉地惨叫一声,似乎是撒腿跑了,声音渐远。而狗的叫声也从近及远地离开了。江澄呆呆地看着墙头,像是突然觉悟自己做了错事,大骂一声我靠,转身去找狗。
他本意没有真的想伤害他,他也负不起这个责任,不过是吓吓他恐吓他,想看他低头,反正魏无羡也总能逃过。这番举动,也是急火攻心罢了。
要是妃妃没轻没重真把他给咬了,他一定会被自家妈连人带狗打断腿的!!!!!!!还会被爹嫌弃!!!!江厌离又该怎么看待他!!
江澄不敢再想,一路直追。
蓝忘机与他擦肩而过,径直快步走到墙头。从墙角借力几步,轻盈地就跃上了高墙,双臂在墙头一撑,稳稳落地,衣袖头发一尘不染,弹跳力臂力惊人!他欲抬脚直追,突然在地上看见了什么,马上停身捡起,察看半晌。
是魏无羡的哑巴笛子。蓝忘机虽对竹笛了解不深,却也识得这笛子是件上品。他欲细看,远处魏无羡却又是一声惨叫,蓝忘机眉间一紧,马上旋身追去了。
就算魏无羡跑得再快,他也跑不过狗。而且他遇狗就腿软,脑子一片浆糊,小聪明也就耍不出来了。蓝忘机走直线,比江澄早到一点。而他追到的时候,正逢魏无羡被狗堵在墙角,缩成一小团,抖得跟筛子似的。而狼狗压低前身,一边发出威胁意味的低吼,一边一步一步向前逼近。
魏无羡不敢抬头,心中直道惨,快快活活混到八岁,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看来今日小命要断这!谁知下一秒,蓝忘机就旋身到了他面前,一把将他挡住了。
蓝忘机不怒自威,对狼狗低声斥责道:“静!”
狼狗顿时怂了一截,夹着尾巴呜呜了几声,犹豫着往后退。魏无羡抬头一看,有人救他!!当下不顾三七二十一就从地上起来,抓着蓝忘机的腰就往上爬,身手敏捷地一路爬到蓝忘机背上,嘴里大喊着救命,埋头接着抖。
蓝忘机猝不及防,顿时整个后背都僵硬了。两人一狗陷入僵局。
短腿江澄这时终于喘着粗气来了,看见妃妃正被个大人威胁,赶紧又急又怕道:“妃妃!滚回来!”
妃妃正恨不得能多远滚多远,马上欣喜跑回去找主人。江澄骂了它两句,欲走近察看魏无羡是否受伤,蓝忘机目光一扫,江澄被他冷冰冰的目光一吓,停住了脚步。
偏偏江澄又是个死不认输的性子。他强行冷静一番,挺了挺背,故作成熟道:“他受伤了吗?”
蓝忘机摇摇头,不说话。
没有就好!江澄心里暗喜,面不改色道:“那好。”然后转身抱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路疾走走远了。
蓝忘机看着他离开,又回头看了看后背的魏无羡,无奈道:“走了。”
“狗走了?”魏无羡应声落地,自然地给自己整了整头发,拍了拍袖子,这时才发现救他的人是谁:“哎!蓝湛!是你啊!哇谢谢谢谢,你救我一命!魏婴下辈子做牛做马不足回报!”
蓝忘机整理仪容,对他的话不以为然,只道:“魏婴?”
魏无羡道:“巧不巧,我也是有字的。虽然这个字听起来挺奇怪。蓝湛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分?”
蓝忘机不答他,问道:“本名为何?”
“魏无羡。”魏无羡毫不气馁,“蓝湛你应我,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分,我总觉着我在哪见过你的,就是不记得,你有没有这么觉得?”
蓝忘机冷淡道:“并无。”
“哦这样。蓝哥哥你好冷淡,这样我会不喜欢你的。”魏无羡道。
蓝忘机无言,看着魏无羡顶着张天真无邪的幼年脸,却满嘴胡说八道,不由得眉间抽了抽,似乎是不想再和他聊任何一句话,闭口不言地将笛子从口袋里取出,亮给魏无羡看。
魏无羡摸了摸口袋,大喜道:“我的笛子!蓝湛你真是天仙下凡,活佛观音,谢谢谢谢!”说着伸手去拿。蓝湛却不给他,将手一收,冷声道:“我且问你,这笛子从哪来的?”
魏无羡莫名其妙:“什么从哪来的,我怎么记得,从小到大我都拿着的,就是我的啊。蓝湛你不会跟小孩抢东西吧。”
蓝忘机细细看了他的神色,确定了他没有说谎,便将笛子还到魏无羡手心:“否。这笛子价值不菲,你不是偷来的便好。如此,那我再问你,你何以知我的字?”
“不知道,看到你就知道了。”魏无羡对答如流。
蓝忘机闻言不解,低头深思片刻。魏无羡看他一脸认真,顿觉好笑,有意戏弄他:“蓝湛,你想不起来?不会被我说对了吧,我难道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嗯?”
蓝忘机抬头冷眼看他:“胡说八道。”
魏无羡笑得无辜:“我没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胡说八道。”
这样答起来可就少儿不宜了。蓝忘机暗暗平复心绪,垂眼不吭声。魏无羡看他面无表情,赶紧转话题:“不说就不说。那蓝湛你来这里干嘛。”
“路过。”蓝忘机答。
魏无羡恍然大悟:“噢,路过这?特别来找我的对不对。”
蓝忘机:“…”
魏无羡得寸进尺,蹭近了一点:“对不对。蓝湛你上次不是不肯带我回家吗,想我了吧,要不要带我回家啊?”
蓝忘机:“你住何处?”
魏无羡诧异道:“干嘛,住天台啊。”
蓝忘机闻言皱眉:“吃何处?”
魏无羡摆摆手:“多了去了,谁给我吃的我就吃哪。你以为?”
蓝忘机:“亲人呢?”
魏无羡越答越不舒服,感觉自己像被查了户口,而且他还没有任何能拿得出手的事情可以说:“蓝湛你故意的吧,我要是还有个亲人,我还能在这混?”
蓝忘机沉思片刻,道:“好。”
魏无羡:“好??????好什么????以为还是故意?”
蓝忘机道:“带你回去。”
魏无羡:“…………”

一样,羡羡本名魏婴,字无羡,剧情需要改一改…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