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不要随便捡小孩回家(5)

魏无羡猛地一抬头,头发上的水甩了几米远,眼睛亮亮的,哎哎哎地就拿碗接了,接着夸菜夸人。蓝忘机盯着水珠看,应他两句。过一会带着块毛巾回来,把毛巾往魏无羡头上直接一呼,温和地压了压,试图把他头上乱滴的水吸干。
魏无羡一直在街上滚来滚去,这辈子没认真擦过头发,顿时很不适应,下意识把头一甩,回头一看。了不得了,一滴水正好甩在蓝忘机眉间,而蓝忘机本人正皱眉看着他:“别动。”
魏无羡赶紧爬起来给他擦掉,笑道:“噢呦,出水芙蓉。”
蓝忘机多用了点力给他擦头发,把魏无羡按的嗷嗷叫,一看就是报私仇。魏无羡一把抓住他的手开始嚷嚷:“轻点轻点,蓝湛你这是要把我头摁下来啊,啊!蓝湛!”
蓝家家训严格,对长幼称呼自然也有严格规定。之前一直没空管,现在蓝忘机才开始教小孩:“应叫兄长。”
“蓝湛。”魏无羡偏要让他恼。
蓝忘机盯他:“是兄长。”
魏无羡马上开始唱:“蓝湛,蓝湛,蓝湛,嘿蓝湛蓝湛。”
蓝忘机脸色有点不太好,魏无羡很识时务,马上哈哈哈哈地改口了:“蓝二哥哥,我错了。”
二哥哥?蓝忘机很吃惊:“你如何知道我有兄长?”
魏无羡也很吃惊:“不知道啊,我顺口说的。”
魏无羡身上的秘密太多了。蓝忘机跟他对视了一会,居然搞不清楚魏无羡到底是真不知道的还是在撒谎。魏无羡跟他大眼瞪小眼,最后打了个哈欠:“看出来了吗,我是不是很好看?”
蓝忘机移开视线,感觉自己脑子好像有点不好使了,居然跟个小孩子较劲:“不知羞。”
看蓝忘机被撩比看狗咬狗都有意思,魏无羡乐在其中:“是是是,我不知羞。”
蓝忘机:“…”
把一切收妥了,蓝忘机才带魏无羡到两扇并排的门前,开了其中一扇,道:“你住这里。”
“啊?我今天住下啊。”魏无羡很高兴,把头伸进去,到处看了看,震惊道:“这么大!这没人住吗?还有衣橱,还有书架…还有挂画…”
蓝忘机属于实干派,马上把床上的遮尘罩收起来,把床重新擦了一遍,压床单。又把被子枕头从衣橱里抽出来,利索地套了被套枕套,整整齐齐铺在床上,最后把遮尘罩收进衣橱里。
魏无羡继续目瞪口呆,摸了摸床头柜,一点灰都没有。再摸一摸书架边,洁净如新。最后摸了摸被子,干燥蓬松,好像最近刚晒过。
客房就这样,蓝湛了不得啊!!!!魏无羡马上道:“蓝湛你洁癖。”
蓝忘机拉了一下被角,把魏无羡摸皱的地方重新拉平:“否。”
魏无羡360度地看了看四周,无视蓝忘机断言道:“你一定是个洁癖。”
蓝忘机:“…否。”
魏无羡开始换话题:“蓝湛你真有钱。有钱真好,客房都这么奢侈,还挂字画。”大概认了一下,魏无羡噗嗤笑了:“好字!你家居然挂宁静致远。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啊。蓝湛你真是静字当头,静君?”
在认识魏无羡的几个小时里,蓝忘机一直在被魏无羡大招连击强行刷新世界观,终于到了睡点,世界观可以重启修复了,魏无羡居然又开暴击。蓝忘机暗暗吃惊地指着字,道:“你认得?”
魏无羡莫名其妙:“认得啊,废话。”
蓝忘机道:“谁教的。”
魏无羡道:“没人教啊,就是会,从小就会。就是好像认得不太多。”
墙上的宁静致远可是变形的繁体,魏无羡连这个都认得,这叫字认不全?蓝湛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给他:“读一读。”
魏无羡看了几页,头都大了,把书塞到蓝忘机怀里:“不认得。看不懂。”
蓝忘机难得显出点懵懵的表情来。魏无羡往书柜探了探,抽出一本道:“这个不错。天之道,利而不善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那是一本全繁体的道德经,蓝忘机接过书,翻了几页,怔怔地看着他。
魏无羡不是连繁体都认得,他根本只认得繁体,简体一窍不通。他从小在这里长大,这也太奇怪了。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把书放回书柜,不自觉地敲了敲桌子。
“怎么了,说错了?没有吧。”魏无羡怀疑自己说错话了。
“没错。睡吧。”蓝忘机平静道。
“哎,哎。这就走了?”我还没玩够呢。魏无羡一把把他袖子拽住了,“去哪啊!我还没问你呢,那你住哪?”
蓝忘机指了指隔壁,暗示他放手。
“噢!和我隔壁啊!”魏无羡又来劲了,“我能进去看两眼吗!”
“不能。”蓝忘机拒绝。
“为什么不?那我不进去,站门口看看也行。”魏无羡坚持道。
“也不能。”蓝忘机面无表情。
又不!魏无羡马上更来劲了:“凭什么啊?蓝湛你里面是不是藏人?金屋藏娇啊蓝湛。你居然是这种人。啧啧啧啧…”
蓝忘机语调不改地斥他:“年纪轻轻,整天胡言乱语。”
魏无羡置若罔闻:“是胡言还是真言,我看看不就知道了。不让我看,蓝湛你心里有鬼!”
“无聊!”蓝忘机把袖子用力一甩,把魏无羡甩开了!回身往自己房里走。魏无羡在后头吹口哨,蓝忘机回头:“夜深禁止喧哗。”
说完就出去了。魏无羡在后头笑成智障。蓝湛这个人说有意思还真没意思,说没意思吧,偏偏还就是有点意思,太不经逗!这么大一个人,拿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没办法,实在是怎么想怎么好笑!
魏无羡笑够了,凝神听了听隔壁的动静。听了半天,什么都没听到,蓝忘机不会直接关灯睡觉了吧。
也不是没可能。就他那闷劲,估计也没什么娱乐活动。魏无羡笑了笑,继续探索他的新世界。明明是个不住人的屋,房里却几乎一尘不染,而且还有个排满了书的大书柜,都是古籍世文,难怪蓝忘机讲话都有点之乎者也的味。
魏无羡拿了几本看,扉页上就有蓝忘机用铅笔写的字,标注了购买日期及阅读感想。而且感想都很短,有一本甚至只有一个“无”。不禁又一阵好笑,又把书塞回去,突然发现这些书还是按照日期排放的。
魏无羡不由得想道:看来小古板不仅洁癖还是强迫症,还硬要嘴硬…哈哈哈这反差。
所以说,这种小古板就是欠胡闹,使劲闹他两下,再死人脸也得崩。这种人,我一抓一个准。
魏无羡得意忘形,蹬鞋一个练滚上床,一顿扑腾,蓝湛整理的床铺顿时一团糟,让隔壁再过来看看估计得难受半天。他倒是毫无愧疚心,两下就把自己滚成了个大团子,蹭了蹭枕头,闻到点檀香味,顿时困了,合眼欲睡,手习惯性地往头边掏了一把,不出意外扑了个空。
魏无羡被吓醒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心里哀嚎道:我的玉!古人诚不欺我!美人误事,要糟!
那玉自出生就在他身边,因效果特殊,能保命,所以魏无羡揣兜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好把他放顶楼狗窝里睡觉捧着,结果今天被蓝忘机带回家,玉就被他忘在楼顶。而这块玉意义重大,是不能不在身边的。
魏无羡赶紧跳下床,一把把窗户推开左顾右盼,正好瞟到窗边有条大水管,简直绝处逢生!于是一鼓作气要爬,伸手一摸,猛地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蓝湛家的睡衣。
蓝湛自己一身孝,还把家里的睡衣都买白的,而且特别白,被水管一蹭,后果不堪设想。魏无羡急中生智想道,无妨!我的衣服是黑的。于是回头去找,结果绕了一圈,自己的衣服根本没影。
这怎么可能!魏无羡恍然大悟,要死,蓝湛是个洁癖,他那衣服脏兮兮的,估计是蓝湛的心头恨,大概一落地就被蓝湛咔嚓了。
魏无羡:“…”
不知道这里招不招的到…魏无羡被逼出下下策,抬手吹了个低哨,等了片刻,终于看见楼下有个影子。魏无羡赶紧摆摆手,低声喊道:“温宁!”
温宁帮他回顶楼拿了衣服,爬上水管交给魏无羡,最后和他一起下了楼。
魏无羡很诧异:“温宁,你居然听到我的哨,还来这么快!你在周围啊。”
温宁低声解释道:“我知道公子没带玉,一定会回去找,就在下面等了。”
魏无羡:“噢。”也不在多在意,随心地走了几步,突然觉得身后怪怪的,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个蓝忘机,心里一乱,赶紧偏头道:“温宁,温宁。”
温宁:“公子何事。”
魏无羡:“我靠你赶紧帮我回头看看,我隔壁窗灯熄了没。”
温宁:“…公子,有人在看你。”
魏无羡心怀侥幸:“…很多人都会看我的。那人长得俏不俏,是不是一身白,长头发,男的。”
温宁:“是。”
魏无羡:“………………”
半晌他才小声哀叹道:“唉,完了完了。”
ps:二哥哥梦里惊坐起,推开窗,发现儿子,呸,老公跑了,心情很复杂。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