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不要随便捡小孩回家(4)

蓝忘机青筋暴的更明显了,拽住魏无羡的后领提起来就往门口走,魏无羡哎呦哎呦了一路,试图转过身和蓝湛和平沟通,无果。两人走到门口,魏无羡在门上借力一蹬,转身回去,终于一把抱住了蓝忘机,可怜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都这么有诚意了,原谅我呗。”
蓝忘机雷打不动。魏无羡赶紧又抱了紧了点:“蓝湛我饿了,我被狗追着跑,早上到现在都没吃!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他当然吃了早午,江厌离今天还给了他碗汤,香的无边无际。但当务之急当然不能露尾巴,先讨蓝湛同情再说!
蓝忘机果然上当:“狗?”
有戏!魏无羡可怜巴巴地蹭了蹭,道:“对啊,蓝湛你看看,就是那只大狗,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就被狗追了,不然也不会在垃圾桶里找吃的。现在回去它要还在那里怎么办,我不回去。”
蓝忘机静默半晌,居然真的松了口:“那好,下来。”
魏无羡顿时窃喜。蓝湛这人!好吧,那这当口,下不下去?于是美滋滋地开始考虑利害关系,考虑着考虑着又在他身上扒了一会。
其实不太愿意下地。蓝忘机家中大概是喜燃檀香,一进门就能闻到些若有若无的香气。而作为家中正主,蓝忘机身上的檀香更浓,也更纯粹,魏无羡不经意间多闻了几口,顿觉沁人心脾,又觉得十分熟悉,大概是以前有闻过的。
怎么可能?魏无羡赶紧从他身上爬下来,暗骂自己白日做梦。他哪闻过什么檀香味,从小巷子里垃圾堆边上滚,身边最香的地方就是烤鸭店了,哪来的檀香味!
蓝湛不知他心头所想,只见魏无羡终于肯听他一句,脸色也放缓了些。把魏无羡带去洗澡,自己则去厨房做点吃的。

魏无羡不是头一次进浴室,但是绝对是头一次进这么大的浴室!这瓷砖,这喷头花洒,亮晶晶得能照镜子!头上还有小暖灯,照得魏无羡心都化了大半。蓝湛真是了不得了…魏无羡仇富地想,我这么穷一定有蓝湛的错。
而蓝忘机这厢则围了围裙,把冰箱拉开,思考该做点什么给两人吃。正想了鸡蛋羹该做多大,结果浴室一阵乒乓乱响,然后魏无羡一声怒吼:“我靠!”沉默了半晌,开始一叠声喊:“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
蓝忘机只得过去。魏无羡包着条半人高的毛巾瑟瑟发抖,指着热水器控诉:“烫!”蓝忘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疯狂喷热水,四周冒白烟的花洒,几步过去把水关了,一声不吭地给魏无羡调水温。
魏无羡见他什么表情没有,以为他被自己气着了,赶紧辩解道:“蓝湛,我不是故意的,我又没用过…这个,不会也没办法嘛!”
蓝忘机点点头:“无事。”
这架势,简直就像是以前皇帝早朝,穿个金色长服款款一挥手,众爱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魏无羡歪头装乖:“我在街上,从来都是用水龙头随便洗洗的,你家这个厉害了,还会喷水。热水一开就有了,唉,真好啊。”
蓝忘机沉默,突然问道:“为何不去福利院?”
魏无羡摇摇头:“那地方多没意思,不去。”
随心所欲,无忧无虑,果然是小孩子。蓝忘机又想叹气。他今天叹的气感觉比去年一整年加起来都多,真不知道是喜是悲。蓝忘机把淌着温水的花洒交给他,叮嘱了几句怎么关上,回身出去了。
魏无羡看着他把门慢慢合上,锁扣发出小小的啪嗒声,这才关紧,一举一动温文尔雅,突然觉得有点云里梦里,不知今朝是何日。昨天他还在大街上躲狗要饭,今天居然洗上了热水,有新衣服穿,还傍了个闭月羞花的俊俏大款!实在是金钱改变人生观。要说起来,他也不懂蓝湛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要带他回家,整一个拖油瓶,脏兮兮又黑户口的。
难道是因为“蓝忘机对小流浪汉莫名其妙知道自己名字这种事极其好奇非常好奇好奇得不能自己只好把他带回家好好审问一下才能安心不然吃不好睡不着惶惶不可终日”这种理由?
拉倒吧,换了他遇上这事,一个白眼就能翻死过去,肯定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跑再说,哪会带回家来。蓝忘机把他带回来,八成也是有点因为他是个小孩子,没爹没妈在街上闯荡,有点心疼,这才带回家吃点好的,给点关怀。
蓝湛这种人!哎!脸硬归硬,心肠还是很软的嘛!魏无羡越想越美,开始得意忘形,嘴里不由得哼曲。结果才哼了两句,外边就敲门了。
蓝忘机声音跟脸一样硬哐哐的:“洗澡不要唱歌。”顿了一下,更严肃了:“你唱的什么,别唱了。”
唱的什么?魏无羡这才惊觉自己得意得没边了,嘴里没把关,哼的是十八摸,而且一摸就摸胸,赶紧噢了声表示知错。突然想到什么又笑了:“蓝湛,被我抓现行了吧,我都没怎么唱词,你怎么知道我在哼什么?啧啧啧…还说我不知羞。”
蓝忘机脚步远去:“无聊。”
魏无羡推开浴室门就闻见饭香了。以前他只能在大街上闻一闻,羡慕羡慕,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吃上!蓝湛真是个好人!
魏无羡大呼小叫:“哇蓝湛,了不得啊,做饭真香!”然后扒在饭桌前吸鼻子,指望着能多吸一点存在肚子里,以后饿了就能直接回味无穷。
好人蓝忘机爱答不理,倒是给他拿了碗筷。
“这是什么,蛋羹吗,好软好香啊!”魏无羡一边嚼一边浮夸地陶醉。
蓝忘机面不改色:“是。”
魏无羡毫不气馁:“那这个呢,啊炒虾仁!嗯…好鲜好甜!”
蓝忘机把嘴里的东西嚼尽咽下:“是。”
几番下来,蓝忘机说的话加起来还不到五十字。魏无羡:“………”
这人怎么能闷成这样呢?自闭症吧蓝湛。魏无羡难得撞南墙,开始闷闷不乐,低头扒饭。蓝忘机把一块西红柿吃到嘴里,慢慢嚼着,看魏无羡头越埋越低,越埋越低,看起来有点委屈。他头发几乎都没擦干,湿漉漉的挡在脸前头,一会就往桌上滴一点水。
欺负小孩可不太好。蓝忘机不会哄小孩,可是他兄长蓝曦臣却非常擅长对付小孩子,他也算是从小被他哄大的。蓝忘机想了想,给魏无羡夹了个虾仁,轻声道:“吃菜。”

ps:蓝涣:弟弟吃菜,弟弟乖,弟弟亲亲,弟弟最可爱了(x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