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

穷酸文人的牛逼劲

不要随便捡小孩回家(3)

这下轮到魏无羡目瞪口呆了。蓝湛这个人刻板得几近病态,干干净净不染世尘,结果遇他两次,每次都失态。就因为魏无羡知道他个名字,就要带回家?难以置信。魏无羡抬头又打量了他两眼,蓝忘机坦然对他对视,看起来不像开玩笑。
转念一想,蓝忘机会不会开玩笑都是一个未知数。难道说这蓝忘机看起来冰清玉洁,沉鱼落雁的,其实内心喜欢被虐???这就很厉害了。
这头魏无羡脑子一通乱想,那头蓝忘机看他不说话,心里隐约了然,轻声问道:“不愿?”
“…不是愿不愿。蓝湛,你还当真了,我随便说说而已。你家是开托儿所的吗,说带就带?”魏无羡震惊道。
蓝忘机:“否。”
魏无羡无语:“…我不是说你家真开托儿所,我是说我开玩笑的,蓝湛你这人怎么这样,听不懂别人开玩笑啊。”
蓝忘机:“…”
要这下糟!魏无羡暗骂自己不识相。说起来也是过分,有人好心好意带他走,他却说自己开玩笑,就蓝忘机这种人,听了不得活活气死。 果不其然,蓝忘机神色一冷,二话不说转身欲走。
魏无羡一把把他拽回来:“蓝湛蓝湛,哎别走啊,哎,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当然不能住你家,那多麻烦你啊,可是…噢,我可以去做做客陪陪你,免得你总是想我。”
蓝忘机把他的手震开,道:“我没有。”
魏无羡觉得有戏,开始仗着人小撒娇:“没有就没有。让我做客好不好。哎你不要老是这样一张脸,长得好看也不是这么糟蹋的啊,蓝湛你笑一下,你笑一笑肯定更好看。”
蓝忘机面无表情:“什么算做客?”
魏无羡:“做客?吃吃饭啊玩玩游戏,有时还能一起睡个觉什么的,你要是愿意我们还能一起洗澡。”
蓝忘机:“胡说八道。”
魏无羡一听乐了:“又是胡说八道!蓝湛,你是不是就会这一句啊?换一句我听听。”
蓝忘机不与他争辩,抬脚就走。魏无羡以为他又被惹急了要跑,顿时心里一阵好笑,抬头欲追,结果发现根本没必要。
蓝忘机这次走得很慢,好像若有若无地在等他似的,可偏偏不回头看他。魏无羡看明白了,在后头又无声地笑了一阵,这才加紧脚步跑过去:“蓝湛,你等我一下。我才八岁,你走太快!”
蓝忘机果然把脚步又放慢了。魏无羡两下就跑到他前面去,故意正对他倒退着走路,脸上笑嘻嘻地看他。蓝忘机被他挡住去路,无奈道:“如此甚危。”
魏无羡得意忘形道:“蓝哥哥你真好啊,长得好看,人又善良,好厉害啊。”
蓝忘机眼带谴责地看着他:“不要油嘴滑舌。”
魏无羡:“我没有,我在真心诚意地夸你呢,你这么好看,肯定很招漂亮姐姐们喜欢,我认识一个很可爱的姐姐…哎蓝湛!你别走这么快啊!你不是要带我吗!”
蓝忘机严肃道:“静。”
魏无羡跟静搭不上边,憋了一会,嘴上叨叨叨地停不下来。蓝忘机被他逼得太紧,最后干脆不与他说话了,只顾自己慢慢走路。魏无羡胡言乱语通通得不到回答。蓝忘机一旦不肯说话,就跟个卡门的大冰箱似的,又冷又硬,实在无聊。魏无羡又是闲不住的人,走着走着看别人园内有茶花开得正俏,随手就摘了几朵。回头一看,蓝湛正盯着他不放。
又惹了蓝忘机注意,魏无羡心里一阵高兴,开始嘿嘿嘿地笑:“蓝湛,不是不理我吗。你也想要花啊,那好吧我送给你。”
蓝忘机:“…不问自取是为偷。”
魏无羡故意学他:“胡说八道,谁说这花是他们家的了!”
蓝忘机:“在别人园内,自然是别人的。”
魏无羡:“花枝长出来不就在园外了吗,我摘的都是园外的,算路人的,这怎么算偷啊。”
蓝忘机没有被他的逻辑弄晕,清晰道:“算。”
魏无羡嘿呀一声:“那你拿了我的笛子,还一度不肯还给我,你也是不问自取,偷东西在先。”
蓝忘机脸色微变:“这是捡。”
魏无羡:“好啊,那我也是捡。”
蓝忘机:“…”
蓝忘机一辈子最不会应付的就是死缠烂打,而且半点道理不讲的人,更糟的是这人还是个小孩,不讲道理也拿他没有办法。
他还欲再讲,魏无羡突然眼前一亮,不再和他争辩,风一样地冲到前头去了。
前处便是莲花街的尽头,出了街口便是大路。而在街口的拐角处,一位长发女子正在洗菜,穿着轻纱长衣,神色寡淡,相貌仅中上,却温和柔软。魏无羡正是冲着她去的。
魏无羡声音清清澈澈:“姐姐!”
江厌离连忙回头:“阿羡来啦。这才几点啊,你饿啦?”
魏无羡笑得甜甜的,把花捧出去:“不饿。姐姐给你,好不好看。”
江厌离擦了擦手,这才轻轻接过花:“茶花?阿羡真是有心了,真好看。谢谢阿羡。”
魏无羡道:“没有姐姐笑起来好看。我走啦!”
魏无羡来如风去如风,江厌离笑着摇了摇头,早已习惯了魏无羡的突如其来又突然跑掉。魏无羡跑到街外等了小一会,蓝湛才走过来。
不小心把蓝湛丢后头了。魏无羡赶紧迎着他笑了一笑,指了指街口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喜不喜欢?”
蓝忘机瞪他一眼,斥道:“轻浮。”
魏无羡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对对对,我确实轻,还会游泳,确实挺能浮的,蓝湛你真是慧眼识珠,好眼力啊。”
蓝忘机默,端正地走了,任魏无羡争争吵吵一路,似有决心,再不应答。魏无羡心里微奇,本来觉得蓝湛这个人吧,还是很好了解的,刀子嘴豆腐心,之前再怎么惹他他都没气,结果他就摘了个花,蓝湛居然气成这样。难道他对花有特殊情节?我居然这么准一脚就踩他死穴上了。
魏无羡毫无愧疚之心地想:我才是真的慧眼识珠,好眼力啊。
蓝忘机的家不在巷子里,是个城边边的正儿八经的有钱小区,一看就住满了资本主义毒瘤。一个小区里不仅有高档诊所有高档健身房,居然还有个大型超市。魏无羡只能算个莲花街之蛙,一路目瞪口呆,跟蓝忘机进超市遛了一圈,买了新衣服穿上,带了几件儿童的东西出来,满脑子都是有钱真好。
金钱是万恶之源,有钱人蓝忘机就住在3楼,都不肯爬楼梯,直接坐电梯。而魏无羡第一次坐电梯,感觉自己随时随地要跪,马上爬上蓝忘机的背,直接抱住了脖子。蓝忘机冷面都裂了,委婉地要他滚下来,魏无羡装听不懂,抱住蓝忘机的脖子不撒手,顺势开始嘤嘤嘤。
坐电梯的不止他们两个人,别人也要回家吃饭,吃饭前看个不收钱的戏又不犯法,任蓝忘机脸再黑,他也不可能叫路人滚蛋。魏无羡怕狗不怕人,有人围观才偏要演,嘤嘤嘤了两句,哼唧了一句爸爸好凶啊,然后把头埋到蓝忘机脖子后头,嗷呜地咬了一口,末了还舔舔亲亲两下以表安慰。
至此,冰清玉洁含光君身败名裂,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私生子。蓝忘机可能是第一次觉得三楼距离这么远,脸色越来越精彩,三楼一到拔腿就走,简直可以说是落荒而逃。而始作俑者魏无羡一下电梯就落地,跟在他后头喊哥哥哥哥,蓝忘机站在自家门口,毫不犹豫地对魏无羡道:“你回去。”
魏无羡刚傍上金主,不肯走:“凭什么,我都到这里了,不回,不认路。”
蓝忘机深呼吸一口,道:“与我无关。”
魏无羡不依,继续靠脸撒娇:“不肯,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累了,我需要休息休息,不然我靠着你休息也可以。”
说着就往蓝忘机身上靠,蓝忘机如临大敌,马上后退两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回身开门,门一开就要关。魏无羡仗着人小,挑着时机门一开就冲进去,站在玄关四处打量了一下,一屁股坐到蓝忘机家里的白色沙发上,舒服地直叹气:“蓝湛,你家沙发真软。”
蓝忘机脸都黑了:“出去。”
魏无羡厚颜无耻:“不。我来做客。你请我来的。”
蓝忘机无言以对,毕竟这小混蛋还真的是他请的:“现在请你出去。”
魏无羡:“你自己请我来的,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蓝湛我今晚要住你家。”
蓝忘机:“不。”
魏无羡:“你不我也不,看谁拗的过谁,除非你把我从窗户扔下去,不然,不走。”
蓝忘机青筋微显,魏无羡看他模样,好像下一秒真的会过来直接把他直接把三楼扔下去,他还想多活几年来着,赶紧过去哄他:“哇蓝湛,你暴青筋了,好恐怖。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喊你叫爸的,你喜欢我也可以喊你叫妈啊。别气了别气了。”

ps:终于带回家了!

评论

热度(35)